绿色矿山为何沦为“问题矿山”?

来源:中国环境报 2022-01-20 13:17 浏览量:658

“贵州黄平富城实业有限公司麦巴铝土矿因违法问题突出、生态破坏严重等问题,近3年共被有关部门处罚62次;茶亭坳砂石场违法侵占贵州某国家森林公园。2021年9月,上述两个问题矿山顺利通过层层评审,被列入贵州省2021年度第一批省级绿色矿山公示名单。”日前发布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直指绿色矿山建设推进不力问题。

建设绿色矿山,是矿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但梳理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发布的典型案例,不难发现,近年来与绿色矿山相关的问题屡见不鲜,而绿色矿山为何沦为“问题矿山”,也引发大家的关注。

目标:实现矿业绿色高质量发展

矿产资源是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然而,矿产开发在满足我们生产、生活需求的同时,带来的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也日益突出。建设绿色矿山、走绿色矿业之路,是保障矿产资源有效和长期供给的重要问题。

为实现我国矿业可持续、绿色高质量发展,原国土资源部于2007年提出“坚持科学发展观,推进绿色矿业”,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谋篇布局。

此后多年,我国又相继出台多个通知、文件,把绿色矿山建设纳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国家顶层设计,不断完善绿色矿山建设管理文件、制定绿色矿山建设行业规范、推进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建设……

2017年,绿色矿山建设与发展迎来了新的拐点。这一年,在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六部委印发了《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出了“全国建设千家科技引领、创新驱动的绿色矿山”要求。与此同时,随着生态文明建设在各地落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意见》要求制定了2018-2020年三年绿色矿山建设任务。

为确保我国绿色矿山建设制度化、规范化、标准化,2018年,自然资源部又发布了有色金属、冶金、煤炭等9个绿色矿山建设的行业规范,首个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行业规范就此形成。根据相关行业规范,各地纷纷制定了绿色矿山建设三年目标并着手推进。

实践:部分地区绿色矿山评选形式主义严重

为鼓励企业积极创建绿色矿山,《意见》提出从用地、用矿、财税、金融等四个方面给予激励政策措施。利好政策之下,不少企业积极性被极大调动起来,在申请评选绿色矿山的赛道上“摩拳擦掌”。

然而,矿山企业很快就发现,在经营状况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创建绿色矿山的投入在不断增加,利好政策却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

“企业想要的用地权、采矿权在管理上非常严格,很难审批下来。近年来建成的绿色矿山中,只有甘肃金徽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获得了新的采矿权。”一位业内专家指出,大部分矿山企业并没有获得想要的支持,即使绿色矿山创建是一个有利于行业长久发展的好事,但占多数的中小矿山企业缺乏资金、人才、技术等支撑,建成绿色矿山的难度较大,因此企业的热情逐渐冷却。

同时,各地绿色矿山建设三年目标出炉,但部分地区却“大跃进”式地定下预期目标,为后续绿色矿山建设埋下了隐患。

公开资料显示,“十三五”收官之年,国家和各省的三年目标任务基本上都已完成。本次督察发现绿色矿山存在问题的贵州省,提出在三年内要建成800个绿色矿山,到2020年,已完成817个绿色矿山的建设。

“3年内完成800个绿色矿山创建,任务还是比较艰巨的。当时内蒙古自治区、广东、浙江等这些矿山规模比较大或基础比较好的省份,绿色矿山创建目标也只有约300多个。”上述专家告诉记者。

据介绍,国家进行绿色矿山评选,是为了借此督促和激发相关矿山企业的内生动力,实现以评促建的目的,推进矿业高质量发展。

但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一边是由于政策利好落地难,企业又囿于自身软硬件等条件限制,“真材实料”投入绿色矿山建设的积极性不高;一边是地方三年目标硬性指标需要完成,但绿色矿山建设涉及的内容专业性强,不论相关部门还是企业对绿色矿山创建的相关规范学习不足,目标任务的高压下,地方在评选时只能降低标准或放水,导致绿色矿山申报、核查、评估存在一定程度的走形式。

发展:不符合要求的将退出绿色矿山名录

贵州绿色矿山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或多或少也反映出了其他地方在绿色矿山建设中存在的问题。

根据《绿色矿山评价指标》,“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安全许可证合法有效”“近三年未受到行政处罚或处罚已整改到位”“矿区范围未涉及各类保护地”等是评选绿色矿山的先决条件。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曾发现,山东港利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盘龙山矿山在2019、2020年被当地有关部门多次处罚,仍于2021年2月通过山东省绿色矿山评选。

吉林省白山市通化钢铁集团板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上青矿于2019年被评为绿色矿山,但2021年9月,督察发现这一矿山的实际情况与绿色矿山建设评价指标相差甚远。

甘肃省的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苟家寨石灰岩矿长期违法越界开采,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不到位,甚至弄虚作假披“迷彩服”来营造已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的假象,却于2020年1月被列入国家级绿色矿山名录。

……

“绿色矿山创建工作不严不实,‘不严’说的是绿色矿山评估不严;‘不实’是企业在建设绿色矿山过程没有完全按照标准来走。”上述专家指出,绿色矿山并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它应该是经得起实践考验的良心工程。随着“十四五”时期绿色矿山创建工作的持续推进,各地在建设绿色矿山时也应吸取经验教训,多途径、全方位创新性地让专业性的社会力量参与到绿色矿山的建设、咨询、评估、监督工作中,让行政命令为主转向社会引导、企业自愿性推进的模式,绿色矿山才能真正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美丽注脚。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绿色矿山建设经历了发现问题、纠正问题的过程。随着整个绿色矿山建设体系的逐步完备和健全,相关部门对绿色矿山的监督也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十四五”开局之年,自然资源部加快了完善矿业领域社会诚信建设的步伐,提出“安排一定比例的绿色矿山企业进行专项检查”,“对存在严重违法违规的,应按照规定提出明确意见,并按程序从绿色矿山名录中移出”。

很快,重庆将19个矿山移出市级绿色矿山名录;江西省自然资源厅从绿色矿山名录移出22个矿山企业;内蒙古自治区也分批将部分已建成的绿色矿山移出相关名录……

“尽管现在绿色矿山建设可能仍存在一些问题,但随着相关机制的逐步完善,社会各界越来越清楚如何建设绿色矿山,绿色矿山的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上述专家表示。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