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做好能源转型,要从三方面入手

来源:中新经纬 2021-10-22 10:06 浏览量:824

2021年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到,要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控制化石能源总量,着力提高利用效能,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动,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

在全球逐步实现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成为电力行业转型的大势所趋,也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关键。我们不能奢望一蹴而就,要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前提下,逐步减少煤炭消费,提升新能源占比。

煤炭,减多少?

控制化石能源,首先就是要控制煤炭。因此,煤炭消费不仅不能增加,还需要显著下降,从而为天然气的发展留出一定空间。因为相对而言,天然气是碳排放量较少的能源,也是对环境比较友好的能源。同时,由于石油和天然气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下降非常有限,因此总量的减少主要依赖减煤来实现。

到实现碳中和的时候要保留多少煤炭,这既要取决于届时的能源结构,还要看碳汇、碳封存和碳捕集的技术能力。

仅就电力行业而论,虽然大部分企业达到了国家大气污染物控制的排放标准,但是电力行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占全国的比重较高,是碳排放量最大的单一部门,仍需要在减污方面花很大的力气。

2021年4月22日,“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提到,中国将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正在制定碳达峰行动计划,广泛深入开展碳达峰行动,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和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率先达峰。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9月21日,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中国再次表示,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这不仅是对国际的承诺,也是对中国国内工作的具体要求和推进。

应该说,减煤是决定中国能源转型成败的关键之一。这不仅仅是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还要保障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受影响,因此要尽快从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向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进行政策转变,推动非化石能源消费的增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要处理好能源转型和安全的关系。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一定要做到先立后破,发挥好煤电的托底作用。经我们测算,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仍需要2万亿-3万亿千瓦时的燃煤或燃气发电量,按照每年运行小时数1500-2000计算,也需要15亿千瓦左右的火力发电装机容量。因此,对于燃煤燃气发电,“十四五”期间应增容少增量;“十五五”期间宜增容不增量,以后可减量不减容,以备不时之需。

新能源,如何增?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0年全年能源消费总量49.8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8%;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4.3%。扣除天然气占比,根据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的介绍,202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为15.9%。

根据中国能源研究会的数据,自2013年以来,中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平均每年提高0.7个百分点,这其中90%的非化石能源用于发电。

“双碳”目标下,减煤毋庸置疑,新能源产业发展也一片欣欣向荣,但大众仅看到了对风电、光伏行业的重大利好,却没有看到其重大责任和压力。

目前可再生能源消费占比较低,据我们统计还不到15%。要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必须要让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在2050年达到60%以上。要达成这个目标,意味着未来30年,该比例平均每年至少要提高1.5个百分点。但从中国能源研究会的统计来看,在过去若干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消费的占比平均增长只有0.3-0.8个百分点,要持续完成目标,显然这是一个非常伟大又艰巨的任务。

因此,可再生能源行业要奋勇向前,努力开拓,把精力放在怎么把可再生能源更快、更健康、更稳定地发展起来。这个过程中需要协调哪些矛盾、解决哪些困难,把这些问题解决好。发展新能源不能操之过急,这不是百米跑的冲刺,而是一场长达40年的“马拉松”。

新型电力系统如何“维稳”?

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已成为中国实现“双碳”目标的共识。未来,电能将逐步取代其他能源,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最终动力之一。其中,绿电,即非化石能源发电将成为未来的主流发电方式。

非化石能源发电是新型电力系统的基本特征,虽然核电、水电、生物质发电都在同步发展中,但占比仍较小。目前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增量部分,基本上来自风电和光伏发电。不过,风、光等非化石能源发电的稳定性是目前新型电力系统面临的最大隐患。因此,在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规模稳步提升的情况下,如何保障电网的安全可靠运行是当下的一大挑战。

首先,要加快煤电的转型步伐。大部分的燃煤发电要逐步改造为灵活调度和深度调峰的电站,为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技术支撑;要发挥电网企业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配置资源的作用,按照绿色调度、效率优先的原则,实现能源清洁化、低碳化和智能化的转型目标。

其次,加强能源供应安全和能源普遍服务。目前,中国在电力普遍服务方面还存在短板,能源供应还存在不平衡和不充分,中国农村、城乡接合部、电网末梢等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也存在欠缺。这些问题应该在“十四五”期间得到妥善解决,能源和电力供应安全问题要进行城乡统筹、东西部统筹、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统筹,实现能源普遍服务。

再次,提前部署一批碳中和的示范区域。按照中央提出的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以及各地方政府提出的各自碳中和目标,可以选择一些条件成熟地区,进行碳中和或者零碳电力系统的试点示范。比如,在浙江舟山、福建平潭、广东南澳进行县级规模的碳中和试点试验,在青海、云南、海南进行省级碳中和的试点,进行技术、体制机制上的探索,为全国碳中和积累经验。

最后,能源转型过程中离不开价格机制的转变。过去十年,中国用降低电价的方式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持续降低输配电价产生了一些问题。因此需要改革现有的电价形成机制,并提高消费侧用户为绿色电力支付更高价格的意愿,形成绿色低碳生活的新时尚。

作者:李俊峰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高级顾问、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