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手机,“吃土”可惜

2024-03-13 09:57 浏览量:2889

当手机达到使用寿命,或者不能满足我们需求时,就会被淘汰,变成废旧手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数据显示,目前一部手机的平均寿命在2.2年左右。我国平均每年产生4亿部以上废旧手机,废旧手机存量超过20亿部

该协会研究数据还显示,手机废弃后,约54.2%被消费者闲置留存,只有约5%能够进入专业的废旧手机回收平台、“以旧换新”活动等回收渠道。

“这说明人们目前还没有形成相关意识。当然,这也意味着废旧手机回收处理作为‘朝阳产业’,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湖南省循环经济研究会会长周儆说。当前,受回收价格较低、不够方便快捷、数据安全性难以保障等问题困扰,消费者对废旧手机回收的信任度不高、回收意愿较低。“行业的透明度和标准化是行业发展的关键。”

“城市矿产”

“我和妻子都不算数码产品爱好者,但家里的废旧手机加起来也超过10部。”长沙90后小伙王杨告诉记者。打开抽屉,映入眼帘的各种型号的智能机和功能机。因为卡顿、掉电快或内存不足,这些手机不得不放在家里“吃土”。“卖掉吧,一来卖不上价,二来呢,也担心个人信息被泄露。即便是格式化处理或者恢复出厂设置,也难保不被专业人士恢复(数据)。”王杨说。

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废旧手机便是放错地方的“城市矿产”。“一部手机配件有超过60种元素材料,包含金银钯铑等多种稀贵金属,手机材料也可以回收再利用。”周儆介绍说。据估算,每吨废旧手机可提炼约200克黄金、2200克白银、100千克铜。

相关报告显示,到2030年,我国废旧手机总量将达37万吨。根据测算,只要中国的手机回收率保持在33%左右,到2030年,回收金属总价值便可达251亿元,比通过原始开采的方式节省近56亿千瓦时能源,相当于中国2022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20倍。

废旧手机的资源价值和环境风险并存。手机材料中有包括汞、铅、镉等重金属在内的多种有害物质,如果进入土壤、地下水中,在生态系统中累积,就会带来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风险。手机材料本身也难以自然分解,如不规范处置,会对环境造成长期影响。

“与手机保有量和报废量相比,我国手机回收率仍然较低。”周儆说。据介绍,目前,我国仅规定在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4类家电产品中鼓励生产企业实施回收目标责任制,对于废旧手机尚未明确责任或制定回收率目标,难以对生产商形成有效约束。同时,对手机回收的补贴也难以落到实处,使相关企业的回收积极性大打折扣。

“朝阳产业”

“我国的废旧手机回收利用产业正进入发展机遇期。”周儆判断。据介绍,目前我国废旧手机回收渠道主要有三种:一是生产商回收,如国内一些手机厂商开展的“以旧换新”活动;二是销售平台回收,一些电商平台提供废旧手机报价和回收服务;三是企业回收,如一些企业通过自建平台、与生产商合作等方式回收废旧手机。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手机回收企业4500余家,其中湖南以1400余家位列区域首位。从成立时间来看,50.3%的企业成立于1~5年内。

被回收的废旧手机,大致有两种去向:上市时间短、功能完好的手机经翻新后,低价流入二手市场;损坏无法使用的,拆解零部件再利用或直接提炼原材料。

处理废旧手机,需要经过预处理、回收和精炼提纯等步骤。其中,预处理主要是将电子废弃物中的金属与非金属分开,实现金属的初步富集;回收主要是将稀贵金属进行提取富集;精炼提纯则是从回收的贵金属浸出液中,得到纯度较高的稀贵金属。

位于湖南汨罗的万容电子废弃物处理有限公司,是国家首批家电“以旧换新”试点拆解企业。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看好废旧手机资源化利用前景,公司也拥有相关技术手段。“目前还在观望,一方面是盈利模式还不是很明确;另一方面,对于作为‘新九类’的废旧手机,目前国家还没有出台补贴激励政策,大家积极性不够。”该负责人直言。

2010年,我国发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第一批),将电冰箱、洗衣机、房间空调器、微型计算机等五类产品(简称“四机一脑”)的回收处理管理纳入法制化轨道,并实施基金补贴制度。后续《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年版)》新增了手机、传真机、打印机、复印机等九个品类(简称“新九类”),但目前尚无基金补贴。“若‘新九类’纳入基金补贴范围,行业肯定会迎来快速发展。”周儆说。

打通堵点

近年来,《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循环经济促进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出台实施,促使废旧手机回收利用产业有了政策保障,发展逐步规范。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产业仍面临综合处理能力不足、消费者回收废旧手机意愿低下、回收流程长、回收成本较高等堵点。

智研咨询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2023年全国共回收手机约2.8亿部,其中2.5亿部以上用于直接/翻新销售,占总回收量的90%左右,是0.26亿部报废拆解手机量的近十倍。能否在回收品中“掘金”,事关企业“入场”信心。

隐私泄露和信息安全,无疑是制约废旧手机回收利用的痛点。“国家应从法律层面和监督执法层面着手,保障消费者的信息安全。要鼓励机构和个人对企业的手机回收和二手交易进行监督,建立奖惩制度,促进手机回收和安全处置。”民建长沙市委副主委、长沙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周炳认为。

“大家在换新手机的同时,也应考虑旧手机的去向。”周儆建议消费者处理废旧手机应尽量选择正规渠道,既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又为环保做贡献。而对于回收行业,他建言通过加强监管、提升技术、规范操作流程,探索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实现回收全流程标准化、规范化,确保“物尽其用”。

“应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激发回收企业主观能动性;推动手机厂商设定回收率目标,提高二手市场回收效率。”他说。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