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产业资源保供惹关注 数字化助力循环经济发展

来源:证券时报 2023-03-14 10:34 浏览量:228

2023年全国两会正在召开,具有锂电池行业背景的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结合自身在新能源领域的专长,为行业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记者梳理行业建议发现,虽然锂电池原料价格正在快速回归理性区间,但是核心资源的保供仍然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的核心问题。同时,与去年强调锂资源勘探开发、海外收购不同的是,更多的代表、委员聚焦资源的回收再利用,并提出了不少有针对性的建议。

资源保供仍是行业焦点

在2023年两会上,“资源保供”依然是电池行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聚焦的核心问题。

“中国是锂电行业的全球生产中心和需求大户,但生产锂电的上游核心、稀缺矿产资源却大都分布于国外。”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控股集团董事长尹同跃对这一话题深有感触。全国人大代表、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也赞同,“新能源产业链上游的资源端,往往无法匹配下游电池端的扩产速度。”

锂电池行业对“资源保供”的关注由来已久。去年两会上,包括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在内的多位代表、委员,都曾专项提出过有关锂资源保供稳价的建议。

但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以来锂电池原材料价格,处于回调区间,在此阶段仍提“资源保供”是否有些过虑?以锂电池关键原材料电池级碳酸锂为例,截至2月底,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跌破40万元/吨,较去年11月近60万元/吨的历史高位跌去超30%。

国盛证券有色首席分析师王琪向记者表示,“对于企业来说,长期稳定的原材料价格对于自身的正常经营意义重大”。一方面,锂电池面临资源瓶颈,锂的地壳资源丰度仅为0.0065%,中国的锂资源更是长期依赖进口;另一方面,未来下游新能源车企对锂的需求量基数仍然很大,加上上游资源项目的成立、开发建设以及投产周期较长,市场供需平衡的状态难以长期维持。

尹同跃认为,目前中国锂电产业链企业普遍将国外开采的矿产资源运回国内加工并在国内销售和使用,这一商业模式存在巨大隐忧:产业链上游主要在国外,易受国际政治和所在国政策影响;国内众多企业参与国外矿产资源或矿业公司竞标、竞购过程无序,相互抬价,导致资源获取成本高企。

在此背景下,呼吁加强对核心资源的开发建设仍是主流意见之一,海内外两条资源开发路线双管齐下。

在出海方面,尹同跃建议,将锂、钴、镍列为国家的战略储备资源,通过与国外,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推动资源所在国将上述资源作为招商引资的开发项目。李良彬建议,给予出海企业一定的政策或资源支持,与资源国建立包括贸易、投资、技术合作在内的经贸合作机制。

在强化国内资源开发方面。李良彬建议,在保障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加快国内资源项目的勘探、开发投入进程。全国人大代表、中创新航董事长刘静瑜建议,应强化国家对核心矿产资源尤其是锂资源的整体调控与管理,由相关部门统筹规划并主导国内锂资源的开发。

聚焦发展循环经济

在强化资源开发的传统思路之外,资源回收再利用、发展循环经济在今年被更多的代表、委员聚焦,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

行业聚焦电池回收的原因之一,是国家政策的持续加码。产业自身发展的推动则是另一重要原因,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循环利用技术大幅提升,国内动力电池退役潮也即将到来。全国政协委员、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全国两会首场“委员通道”上透露,中国的锂离子电池回收再利用水平已经很高,镍和锂的回收率超过95%,“所以整个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是在一个循环再利用、绿色环保再生的系统里循环”。

产业趋势已经明确,各代表、委员也直抒胸臆,积极献策,直指目前产业发展的痛点、难点。如何让正规回收利用企业回收到报废电池,让高质量的回收产能动起来,是多家企业提到的核心问题。

李良彬表示,目前,电池回收再生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一是自动拆解技术成为电池再生效率的瓶颈;二是小作坊式电池回收将给行业发展带来安全与环保等方面的隐患。刘静瑜也认为,“当前动力电池回收领域仍存在消费端去向不明导致退役动力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拆解回收方法和回收规模化不足导致环境隐患及经济价值不足等问题。”

王琪向记者解释,现阶段的回收电池大部分来自于工厂或企业的废料,但在未来个人车主的报废电池将应成为主要来源,电池来源广泛而分散的特点,严重制约企业的获利能力。目前,报废汽车龙头企业格林美年回收报废汽车数量仅占全国总量的4%,回收难度较大。

引入数字技术提升资源再利用率

针对电池回收行业的这一瓶颈,多位代表、委员将视线投向了数字技术,呼吁利用数字技术对动力电池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进而提升资源再利用率、提升优质回收产能利用率。

全国人大代表、天能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天任表示,“在构建废旧物资循环利用体系过程中,数字技术可以实现海量碎片化信息的集成贯通,提高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处置效率,提高资源循环利用效率”。目前,“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已经是这一技术的重要应用场景之一,通过优化回收的流程,可以提高各类再生资源的回收效率。

张天任建议,国家发展改革委应加强对地方相关部门督促,推动废旧物资循环利用试点城市做出表率,制定“互联网+资源循环利用”的有关政策措施,将数字技术赋能废旧物资循环利用纳入试点建设任务。刘静瑜也提出建议,优先支持具备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大数据管理能力,掌握低能耗零污染材料再生技术的动力电池企业进行产业化布局。

全国政协委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则提出与海外接轨,加快电池护照及配套政策研究。

“电池护照”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它作为物理电池的数字孪生体,可实现对动力电池全供应链的透明化数字管理。曾毓群介绍,消费者和监管机构可通过电池护照,简单直接查阅电池产品的相关信息。“电池护照”作为政府监管和社会监督的有力抓手,可成为促进电池产业低碳、循环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政策工具。

近期通过的欧洲电池法已明确要求,在2026年后,每个电池都需要有“电池护照”,并详细记录全供应链材料的碳足迹信息。曾毓群建议,要以“双碳”目标为导向,发挥中国产业链完善、应用数据丰富的优势,针对碳足迹、ESG、回收溯源、梯次利用等实际管理需求,研究设计我国“电池护照”,并将其作为我国电池行业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数字化管理工具。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