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双碳目标,产业园区如何实现绿色低碳转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2-16 15:10 浏览量:432

12月12日-13日,2022碳达峰碳中和论坛暨深圳国际低碳城论坛在深圳国际低碳城举行。

双碳目标战略下,绿色低碳已成为经济发展的关键热词之一,当前各行各业都面临着转型和挑战,园区是产业集聚的重要单元,产业园区应以何为抓手,开展低碳减排?在绿色产业园区论坛上,与会专家认为,产业园区是碳排放大户,精准减排已刻不容缓,要进一步统筹运用各种绿色低碳的手段,集中力量提升碳减排力度、优化方式、创新机制和提升效率。

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研究院理事长杜平在会上表示,碳减排应采取必要的监管手段,讲究程序正义,合理管制高耗能、高排放行为,不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纠正运动式减碳。

“具体来讲,主要是集中在优化政府的园区管理上,推进三位一体,也就是空间管理、行业管理和企业服务共同执行,这才能统筹协调园区各个主管部门。”杜平表示。

对产业园区而言,如何从高碳排放转向低碳园区实属不易。杜平认为,技术是把双刃剑,因地制宜是关键。除了要按照国家明确的统一技术标准执行以外,各园区应结合实际情况,适度选用超前的技术手段。

时下推广应用减碳技术,如数字能源技术,“源网荷储”高度融合新型电力系统等,都要考虑园区的产业结构,园区可调用的资源能力,还有园区的空间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杜平提到,要统筹考量园区的功能定位,以及园区当地的经济实力,盲目攀比和追求,是不切实际的“花架子”, 盲目上线“豪华版”的低碳化解决方案,最终将走向歧途。

豪鹏科技生产力促进中心总经理Johnson则以公司其中一个工厂举例,“数据显示,能耗91%集中在厂区的电力,液化石油天然气、柴油、甲烷等占比不到10%”。

Johnson表示,豪鹏在惠州的两个子公司,均有采用光伏项目,年发电量是261万千瓦时,以标准煤来统计,实现节能减排量2905吨/年。

在健全电池产业链闭环生态方面,赣州豪鹏会对电池进行回收再利用。比如钴酸锂,目前豪鹏回收的锂电池主要正极材料是钴酸锂。在回收100万颗电池的时候,它的转化率是89.35%。相当于说回收100颗电池可以重新做出89颗电池出来。

其次,是把高能耗设备,用低能耗、高效的设备替代。比如电子产品生产过程中需要在真空箱中高温老化,在一些高能耗或者是低效的真空箱里,高温的老化温度是40度,需要48个小时。对真空箱进行改造和优化后,效率达到了最高,老化过程就从原来48个小时提升到了15个小时,这中间节约了大量能耗。

除此之外,杜平认为,促进低碳园区可持续发展,需要建立健全科学的考核标准体系。

杜平表示,“我们觉得标准体系的事可能看起来是软的东西,但它实际上是指引、规范和标尺,应采取约束和激励的手段并举。”一是考核园区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碳排放总量和强度;二是用效益维度评估产业园区低碳化的成效。

效益包括三个维度,一是社会效益,低碳之路走在前列的园区,在制度建设、标准制定、业态创新等具备更多话语权。社会效益良好能带动更多的产业园区朝低碳化发展,带动周边区域整体的低碳化。其次是经济效益,这是根基,园区内的企业实行绿色低碳之后,营收和利润的实现增长,产业集群实现发展。

达实智能副总裁吕枫则现身说法,以达实大厦实现碳中和为例,讲述企业的减碳路径。

当中他提到,“以达实大厦实践经验来看,提升中央空调冷站能源利用效率至关重要”,深圳市大型公共建筑的中央空调,假设机房的效率是4.0,改造提升到5.4,则全深圳一年可以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150万吨。

达实大厦2021年碳排放为4626吨,也就是0.5万吨,深圳市大型公建的空调进行能效升级,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300个达实大厦的碳排放。到2030年,深圳市公共建筑还会再增加1.1亿吨,如果新建的建筑高效的机房,我们还可以减少110万吨。

没有节能减排,单靠新能源,是不能实现碳中和的。吕枫表示,达实智能一年帮助市民中心节省100万千瓦时。如果建设2.5兆瓦时以上的光伏电站,这个电站的投资和做节能改造的投资差不多,但是有一件事做不下来,光伏电站要占地3万平方米,这对寸土寸金的深圳来说几乎不可能。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